DIARIO DE CHINOS 华侨快报(国际刊号 ISSN 2530-1349) 新手帮助
西班牙文化部注册管理
国际刊号 ISSN 2530-1349 
西班牙华人网创立于2010年
源自戈雅的故乡——萨拉戈萨

Prensa para extranjeros “独立、公正、即时” 的新闻发布
世界华文媒体合作联盟 成员
世界华文大众传播媒体协会 成员 
国际中文记者联合会 成员
“一带一路” 文化先行
五湖四海皆兄弟 旅西华人大团结
微博 Qzone 人人 贴吧 微信

“鸡毛”

马德里时间:2017-10-12 21:02| 发布者: lcw7612| |原作者: 麻卓民|来自: 华侨快报

原作者:麻卓民据说《鸡毛飞上天》电视剧很火,自开播以来网络播放量突破20亿,豆瓣评分高达8.7分。这部55集的片子是一部大型商战题材剧,通过剧中人陈江河创业的故事讲述了义乌改革发展30多年曲折而又辉煌的历程。 ...

原作者:麻卓民 
据说《鸡毛飞上天》电视剧很火,自开播以来网络播放量突破20亿,豆瓣评分高达8.7分。这部55集的片子是一部大型商战题材剧,通过剧中人陈江河创业的故事讲述了义乌改革发展30多年曲折而又辉煌的历程。评价这么高,剧情肯定感人,但我不看,因为我不喜欢这个片名,片名不科学。

文章配图

制片人说“名字很有渊源”。“渊源”知道,源于1955年苏北农村治理盐碱地的事。当时有人说“盐碱地如果能变成高产粮区,那鸡毛也能飞上天了”,“谁说鸡毛不能飞上天”就是这么来的,它是针对“谁说”的一个批语,主要是批评一些人的消极情绪。六十多年过去,我们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科学发展神速,人造卫星也已经上天,如今我们需要客观地看待历史,需要正确地理解批语,需要科学地对待自然现象。如果只为了追求效果,不尊重自然规律,结果会事与愿违。

1978年5月,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一文在《光明日报》发表。当时开展的关于“检验真理标准”的讨论,冲破了“两个凡是”的束缚,推动了当代中国社会的思想解放运动。后来人们不再完全“唯书”、“唯上”了,现代社会也更加注重“实事求是”。人们一般不会再迷信那些违反自然规律的口号了,尤其是年轻一代。


“鸡毛飞上天”的意境很美,飞在蓝天白云之间,悠哉悠哉。它会让人想起奔月的“嫦娥”,想起敦煌的“反弹琵琶”,想起李白笔下“月下飞天境,云生结海楼”的绮丽,想起柳中庸“秋风人渡水,落日雁飞天”的旷远……“飞天”是一个梦,大家都渴望拥有一对飞舞的翅膀,能够像天使一样在空中自由翱翔。

前些年,有一些小学举办过“吹鸡毛”比赛,许多学生写了比赛的心得体会。本文摘录江苏省丹阳市华南实验学校五年级1班一学生作文的片段,他生动地记录了比赛的紧张场面:“呼、呼、呼……”五(1)班传来的声音,他们在干吗呢?走,去看看。哇,这是什么比赛,一人一根鸡毛,吹得满天飞,你们见过吗?……“预备”,裁判汤老师一声令下“开始”。双方都拿起鸡毛就吹起来,黄队和红队的加油声,响到整个楼层都听得到。前面XX的鸡毛落在鼻子上,还算好,鸡毛在一瞬间又被吹上天,假如被汤老师看见,还说不定会输呢。在看XX,在那儿瞎吹鸡毛,看都不用看,肯定黄队赢。“哦、哦、哦……”黄队发出高兴、胜利的声音,红队很不服气,示意再比一场,我们与汤裁判都同意了。他们这次派XXX上,我们派XXX上场,她们拿着鸡毛,站在那里等着号令,汤裁判又一次一声令下。只见XXX把鸡毛吹到黑板上,而XXX在那吹着鸡毛。XXX的鸡毛一吹上去,就像滑滑梯一样从黑板上滑下来,XXX那边,已经有点不知所措了,胡乱一吹,鸡毛轻轻地飘落在地上,而XXX却很想再抓起来吹一次,可惜不能啦,因为规则是一人只能吹一次。XXX还在吹,吹到鸡毛落地为止……

这是一场很有意义的活动,可以说也是一场“科学小试验”。实验结果告诉学生,“鸡毛”飞起来都是靠吹的,不好吹,吹“上天”是不可能的。

我认为电视剧取名“鸡毛飞上天”不恰当。虽然义乌人是靠“收鸡毛”起家的,但用这个比喻不能准确体现“浙商”艰苦创业的精神,另外寓意也不好。事实上义乌人是踏踏实实干出来的。他们没有“飞上天”,而是脚踏实地,站在祖国的大地之上。其实,站在地上比飞在天上好,“高处不胜寒”。


科学归科学,虽然人们不信“鸡毛飞上天”,但另类“鸡毛飞上天”的故事确实还在演绎着。“鸡毛飞上天”故事很多,最著名的“鸡毛”是充满传奇色彩的“华人传记”。有自己写的,有“雇人写的”……我手头就有几本这样的“传记”。如果说它是小说还马马虎虎,作为传记确实有问题。有“侨领”还出版了“讲话录”,装模作样,煞有介事,读起来特别有趣。书中有很多照片,都是和领导的合影。他们的想法很合理,“真实的照片”可以证明“故事的真实”。我很喜欢歇后语“背着唢呐上飞机——吹上天了”。我想很多人是“抱着鸡毛上飞机——飞上天了”。

华人“传记”的风潮始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。当时有不少“文化人”都靠干这一行营生,一时生意十分红火。在这行中,最成功的是1999年的《世界华人名人录》(季刊),出版单位:世界华文出版社,地址不明。它宣称是“国际刊物”“全球发行”,“人物传记可以传世之不朽”。

1999年12月《世界华人名人录》第2期,公布了“世界华文出版社”高级顾问21人名单,其中不乏名人。比如王光英(全国人大副委员长),陈香梅(著名作家、社会活动家、美国国际合作委员会主席),曾宪梓(全国人大常委、全国工商联副主席),还有王蒙、谢晋、庄世平等。同时还刊登了他们的照片、赠言、赠画,让人感到很真实。

“世界华文出版社”还隆重推出了《欧洲华人年鉴/2000》、《世界华人名人书系》和《欧华创业录》(上、下册)等。虽然价格不菲,但“将在欧洲华人史上镌刻您成功创业的辉煌”的广告很有诱惑力,报名者趋之如骛。

后来形势发生了变化,《世界华人名人录》等杂志刊物不见了踪迹,但是人们被刺激起来的“欲望”很难消失。


华侨华人为了改变命运,漂泊天涯,每个人都经历了艰难的创业过程,每个人的创业都是一个故事,其中的苦辣酸甜,悲欢离合,喜乐哀怒,只有自己知道。本来“记录”是十分必要的,也不是很难,难的是一定要把一个普通人写成“世界名人”。

“互联网”时代改变了人们的生活,“天涯咫尺”,“不怕做不到,只怕想不到”已经不再是一句“大话”,人们的梦想随时都可以在这里实现。过去想成为“世界名人”需要花钱请人“操刀”,现在自己动动手指就可以轻松搞定。想要什么“桂冠”,都唾手可得。于是,各种“家”应运而生。海外是“自由市场”,帽子“自产自销”。

人的性格不一样。有的人虽然事业成功,但不接受采访,说“登报会损运气,我登一次报,生一次病,”。有的人不怕,说“穷吹就是‘穷了一定要吹’”。“枪手”的理由是“宣传正能量就是要吹,‘革命样板戏’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……”

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创造奇迹的时代。一不留神,你身边的人早已经“旧貌换新颜”了。“士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”,原本没什么文化的,已经成了中国名牌大学生了,据说还“创作”了数十万字的“鸿篇巨作”。原本说话还有些障碍的,也成了某“社会主义学院”的教授了。几年前还是一个“跟屁虫”,也没见过做了什么大事,如今也混成了“海外政协委员”了。还有……

“鸡毛飞上天”,你还真的不能不信。




前不久,澳大利亚标准中文学校李博士兴致勃勃游览了“趵突泉”。他在“华教”群发了视频,还发了韩复渠“趵突泉,咕嘟嘟,咕嘟咕嘟又咕嘟……”的诗作,旁边还有几个诡异的“笑脸”。我回复,“莫笑。如韩成‘正’名人,其咕嘟诗必为名诗”……

“趵突泉,泉突趵,三个泉眼一般粗,咕嘟咕嘟又咕嘟”。我想,如果韩当年的路子走对了,既反蒋又抗日,说不定这“咕嘟”就是首“好诗”。历史上从来不乏“指鹿为马”的先例,更何况此诗也是“有声有色”,形象生动……此公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,另一则“关公战秦琼”的典故看似笑话,其实也是精彩的“英雄会”,“那关老爷出阵,赤面长须,手提青龙偃月刀,胯骑赤兔马,大喝一声,‘来将何人?’这边秦琼手按黄膘马迎上前来,丁丁丁咣咣咣,霹雳啪啦一场恶斗”……这一幕跨域历史的“大战”,可以称得上是“艺术创新”。“关公战秦琼”,开创了中国“历史穿越剧”的先河。

国人有着很深的“权位情结”。有权就有人恭维,地位越高,阿谀者越多。有时一个“屁”也能改变一个人命运。清《谐铎》“下气通”的典故很有意思,“文理不通,谬误百出”的临潼考生夏器通,因为尚书的一个“屁”,竟取得了科举“第一”的功名。由史以来,如此察言观色,奉承拍马者不乏其人。

“趵突泉”留下了愚昧“枭雄”诗作的笑谈,“下气通”成就了夏器通的“屁”名。我想如果“上气通”,“鸡毛”也能“飞上天”。不过,最后也很有可能会成为又一个千古“美谈”。




一日有人找我,跟我说了这么一件事:某社团一副主席跟主席发生了“地位”之争。本来正副等级清楚,可是副主席是欧洲某协会主席。来者问“欧洲的主席大还是巴塞罗那的主席大?”我无语,因为两者没有可比性,只是名称不同而已。欧洲取名随心所欲,取“宇宙”、“银河系”也没有关系。因为除了你自己,没有人把它当真。华人社团本来就只是一个群众组织,大家聚在一起,高兴就好。这好像是一个剧团,大家都是剧中演员,他这个戏中演“皇帝”,你在那个戏中演“皇帝”……大家都是某个戏中的“皇帝”。

人有时候都是这样,戏演多了,会产生幻觉。张铁林演了太多年的“皇阿玛”,总是放不下“皇阿玛”的气派,他在香港一场佛教“法会”上,还是“皇阿玛”那副颐指气使的样子。就是到了“佛光山”,也还是一副“帝王”气派,和星云大师平起平坐。“习惯成自然”,当“皇阿玛”时间长了,真的会以为自己是“皇上”了。当“主席”也一样,时间长了,很容易“上瘾”……

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。“鸡毛飞上天”是一件心情愉悦的事情,下来会让人感到失落,于是便有了永远的主席。一些社团设立“名誉主席”的称号是一种心理安慰,它像挂在树梢上的“鸡毛”,虽然不能飞,但还停留在“空中”,可以俯瞰大地……

多年来“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,六畜兴旺”。物质生活的富裕了,人们更加关注文化生活。“闻鸡起舞”,“金鸡独立”,“山鸡舞镜”……“鸡毛”的故事经常上演,“飞天”的奇观已经成了一道靓丽的“风景线”。



最近这些年,祖国正在发生着巨大变化,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伟大成就。“谋事要实,创业要实,做人要实”,“求真务实”已成为我们社会的主流。“打虎灭蝇,廉洁奉公”,“不忘初心、砥砺奋进”,干部作风也正在发生着转变。曾经的“夜夜笙歌”,已开始趋于平静……“于细微处见真章”,周遭的环境也正悄然发生着变化。

“环境保护”是“国策”。“激浊扬清”,“彰善瘅恶”。我想,在不久的将来,天会更蓝,水会更清,空气也会更加清新。

“鸡毛”非小事,亦情亦关法。自然法则,“人难胜天”。还是让我们敬畏自然吧!


 巴塞罗那孔子文化学校 麻卓民
2017年10月12日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【郑重声明】西班牙华人网刊载此文不代表同意其说法或描述,仅为提供更多信息,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。欢迎转载本站文章但需注明来源及原文地址。本网站有部分文章是由网友自由上传,对于此类文章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,不为其版权负责;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,原作者未知,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文章,请及时与我们联络,我们会及时删除或更新作者。

0条评论 2772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,请先登录注册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。

最新评论


©2009-2016 西班牙华人网 http://www.laicw.eu西班牙文化部注册管理西中文化传媒促进会主办Powered byDiscuz!X3"世界华文媒体合作联盟"成员 || | 联系站长